返回首页

广东的医生,在松滋当地和广东医疗队的多方努力下,病人集中救治

2020-02-23 09:39 编辑:小狐

2月21日,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来到松滋市人民医院的新冠肺炎集中收治中心探访,这座外科大楼的3~8楼刚刚被改造成专门的隔离病房。就在8楼病房外的医护人员穿衣区旁,有一面心愿墙,贴满了医护人员的心愿标语。

“多希望一觉醒来,疫情结束,我们回家,所有人都回归正常生活。”这是58岁的带队队长袁小玲的心愿,她是中山市人民医院呼吸科学术主任,18年前就在中山抗击过,2月12日,她带领37名医疗队员出征荆州市辖下的松滋市。短短1天时间,松滋就完成了新冠肺炎的病房改造,截至2月21日,已完成全市新冠肺炎病人的收治,这与袁小玲雷厉风行的性格分不开:“疫情防控,病房改造、病人集中救治,从头到尾都是一盘棋。人命关天的事,我的要求是很快的。”

广东的医生,在松滋当地和广东医疗队的多方努力下,病人集中救治(图1)

袁小玲

广东速度,松滋速度

24小时建起隔离病房

“我们现在已经运作得很顺利了,当刚来这里时,情况并不算乐观。”袁小玲说,2月12日下午,她刚到松滋,还没办理酒店入住和吃饭,就和当地卫生的领导碰面,了解松滋的疫情,当地的新冠肺炎患者分散收治在6个医疗点,人民医院收治重症、危重症病人,其的普通和轻症病人则收治在当地的5个机构,其中3家是民营医院,1家是乡镇卫生院,而一座新建的、没人入住的工厂也变成了收治机构,被当地人戏称为“松滋小汤山”

“我们一听汇报,就决定立刻着手改变,我们一定要集中,集中专家、集中病人,分散浪费资源,防疫阻击战就打不好了。”袁小玲说,13日考察完当地的3个医疗点后,医疗队和松滋市相关领导经讨论,立刻决定将人民医院的外科大楼3~8层改建成当地新冠肺炎患者的集中收治中心,“外科大楼有ICU,有更好的医疗设备和条件”

袁小玲介绍,原先在人民医院的新冠肺炎患者都集中在该院感染科医治,但感染科条件很差,病人只能用氧气罐吸氧,这对重症和危重症患者来说,完全是“听天由命”

广东的医生,在松滋当地和广东医疗队的多方努力下,病人集中救治(图2)

松滋人民医院的隔离病房内

13日晚,中山的院感科专家就开始设计病房改造方案,第二天就开始装修。“我们很快就定下来要将8楼作为改建的模版,3~7楼模仿它来复建。改建的关键点是分区,保证医护人员安全,病人有一个独立的空间。此外,我们还在7楼还设置了5个洗澡间,用于医护人员下班后洗澡,保证他们的安全。”

中山市小榄人民医院的院感专家黄小强在1天多时间内改造了病房。在松滋当地和广东医疗队的多方努力下,15日,才经过短短24小时,病房的装修就完工了,袁小玲将之称为“广东速度,松滋速度”随后,广东的医生、护士和当地员工一起,赶紧把病床和仪器设备都搬了进去,经过袁小玲验收后,考虑到当天气温太低,并不适合转运病人,便在第二天阳光普照时,花了半天时间,将人民医院感染科的病号都转运到了新病房。

随后的几天时间,松滋陆续将各个分散医疗点的病人都集中了过来,“只要是肺有问题的,不管是疑似、还是确诊,全部送到我这里来了。松滋的‘小汤山’只收留观人员。”

“关于’四个集中’我们昨天(2月21日)已经全部做到了。”袁小玲补充说,“2月18日后,松滋没有再出现死亡病例。我也感到,松滋当地的老百姓很善良也很认真,司机和理发师都会问我们该如何做防护,如果所有人都这样,那我们的胜利就指日可待了。”

谈后勤保障

对防护物资储备非常关心

就在采访间隙,袁小玲的手机响个不停,原来是送医疗物资的快递员打来了电话,“我刚来的时候,发现当地医护人员医疗物资很缺乏,当地医生、护士没有标准的N95口罩,而是工业用的N95口罩和防护服,为了节省这些防护设备,他们自己用紫外线照着消毒,而我们也只带了5天左右的物资,所以我对医疗物资保障非常非常关心。”

看到当时的情况,袁小玲马上向荆州卫健委救助,“我们要穿一样的设备,当地医生一加入,我们带来的设备肯定一下子就没有了。我只能靠个人关系,拼了命地要。”

广东的医生,在松滋当地和广东医疗队的多方努力下,病人集中救治(图3)

袁小玲

据悉,目前松滋防护物资的保障情况正有所改善。荆州每天已能向松滋供给800~900个N95口罩,此外,民间捐献的力量正在不断跟上,一位目前在美国的松滋籍华人得知这里的情况后,捐献过来了2000多个N95口罩,这让当地的口罩供应基本不缺。但目前防护服仍然比较缺乏,荆州总部每天只能调拨200~400套。

谈SARS与新冠

疫情发生地不同造成影响不同

袁小玲曾经在2003年时负责中山市病人的救治,她说:“SARS发生的时候,我40岁,年轻力壮,但现在我已经58岁了。我在中山抗SARS的时候,只是一个专家的身份,负责中山市的防控,当时为了切断感染源,重症患者不可以转运,我到处去到下面的镇跑,我只负责治就可以了,因为全中山都是我坚强的后盾。但我来到松滋后,我要考虑的是疫情防控等更加宏观的问题,我是37个医疗队员的队长,这个时候,当地政府才是我的后盾。”

袁小玲表示,SARS和新冠肺炎都是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都是传染病。但最大的区别是,新冠最初发生地是武汉这样的特大城市,而SARS的最早发生地却是河源、中山等地,病毒突然在武汉这样的城市爆发,加之病毒更加狡猾,才导致了目前全国所面临的状况。

松滋市卫健局局长唐必华向记者介绍:截止2020年2月21日24时,全市当日在院的确诊病例为23例,当日治愈出院5例,累计出院57例;累计死亡4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84例,危重症1例、重症4例。在院临床诊断病例23例,当日出院10例,累计出院33例;累计报告临床诊断病例56例(其中:订正恢复30例)重症2例。在院疑似病例6例,排除9例,重症1例。开展密切接触人员医学观察143人(其中:新增2人、解除8人)当日发热门诊共接诊137人,发热61人(其中留观34人,排除27人)

广东的医生,在松滋当地和广东医疗队的多方努力下,病人集中救治(图4)

袁小玲

袁小玲告诉记者,医院先后决定转两个重病号到荆州市中心医院救治。但截至2月21日,只转了其中一名43岁的危重症患者去荆州,另一名患者未能转移的原因是家属不同意,“我们救护车都开过来了,但病人家属发话,宁可死在当地也不去荆州。我们也无可奈何,毕竟需要家属的知情同意书才能转院。”

袁小玲称,那名43岁危重症患者转院到荆州市中心医院后,病情稳定,正在好转。

为群众的力量而感动

全员行动,才能战“疫”成功

在8楼隔离病房穿衣区外的走廊通道处,袁小玲特地在此设置了一面心愿墙,让医护人员们将自己的心愿和寄语写下,以鼓舞士气。

“看得出,每个人都在不顾一切地去做事情,他们都在主动给我出谋划策,每个人都是急切地想把这个疫情给控制下来。这让我感到非常感动,就是因为有了他们我才感觉有力量。群众的力量才是最伟大的。”在心愿墙前,袁小玲谈及医疗队员、当地医护人员以及人民群众的努力付出给她带来的触动,“这个时候个人的力量是甚至某一个集体的力量都不行,这是一场战役,一定是全员行动才能够达成的。而我感觉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战士。我是不大容易掉眼泪的人,但是他们让我感动。”说这话时,袁小玲眼中带着泪光。

广东的医生,在松滋当地和广东医疗队的多方努力下,病人集中救治(图5)

松滋市人民医院一角

“有了他们这样的付出,再加上松滋当地政府的支持,我觉得非常有信心:凭借我们大家的努力,心往着一块去,一定能战胜这个病毒!”袁小玲一边描述着自己的信心,一边表达着自己的感动,“这样的记忆让我值得终身难忘的,可能一辈子再也碰不到的这些事情了。我以为我58岁都快到享清福的时候了,但这次战‘疫 ’让我到了松滋这个地方来,而他们让我感觉到:我来对了。”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袁小玲

本词条内容尚未完善,欢迎各位编辑词条,贡献自己的专业知识!

病人

病人,sickperson;patient生病的人。尤指等候接受内外科医生的治疗与照料的人。其为多义项,古语里又有使人民困顿、扰乱为害人们等义。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