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只要我们在,相互依偎前行

2020-02-17 18:36 编辑:小狐

请原谅

此处都没有照片

因为温情只在一瞬间

所以我们会潸然!

“武汉胜则湖北胜,湖北胜则全国胜。”耳畔这铮铮的誓言,让多少医护人员不畏生死奔赴武汉。各地医护人员化身为战士,用血肉之躯护卫武汉人民。在重症监护病房,他们用爱温暖彼此,照亮希望。在生死一线,有些人已经没有了亲人、有些人家人被隔离、有些人身心疲惫…在特殊时期,他们成了彼此最亲的人,彼此传递温暖。有专家建议,此时护理人员给患者的鼓励、给他们的爱比药物更关键。“有时治愈,常常帮助,总是安慰。”每一次泪目后,他们坚信,他们终会相拥!

病人唯一的零食想留给杭州护士

只要我们在,相互依偎前行(图1)

昨天是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小分队当班,队员们拿了两罐牛奶和一些生活物资进了病房。按规定,医护人员是不能在当班时间进食。原来这牛奶和物资是给33床病人的,这是一位产后半个月的新手妈妈,全家都被隔离了,没人给她送物资,她带来的东西都不够用了而且营养也跟不上。知道这一情况后,队员们从自己的物资里省下来给病人,据说队员张云私下又塞了牛奶和坚果给她。其实,类似这样的事在同济医院光谷院区E1-3区3楼的病房里有太多。病人有时候吃不饱,医护人员就把自己带来的泡面、饼干、牛奶…统统放到“爱心加油站”留给有需要的病人。每天晚餐发饭的时候病人可以分到一个苹果,这是他们在这里一天唯一的零食。有次分饭的时候有两位病人非要把自己唯一的苹果给护士李霞吃,说是想谢谢她。李霞说,其实在病房里他们也是常常被感动着。

口述: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护士李霞、现支援同济医院光谷院区。

只要我们在,相互依偎前行(图2)

只要我们在,相互依偎前行(图3)

只要我们在,相互依偎前行(图4)

只要我们在,相互依偎前行(图5)

80多岁的高龄,90度的鞠躬!

2月14日我在病房里给一个80多岁高龄的老太太拔留置针,老太太有点抑郁症,看起来非常焦虑,拔针前我用手握住她的手,想让她平静下来。我告诉她,请她放心,我们来自浙江杭州,我们受过专业的训练,有信心有能力保护她们,只要我们在,她们就在!为了缓解她的焦虑,我开始和她聊起了家常,我问起她对杭州的印象,她说好多年前去过杭州,当时觉得风景特别美,杭州人特别热情,我告诉她现在的杭州风景更美,交通更便利,杭州人还是一样的热情,我还邀请她等病好了有机会一定再来杭州,我给她做向导,老太太笑着连连说好。

在感觉她平静许多之后,我开始为她拔除留置针,拔针前我告诉她拔针的时候会有点疼,请她忍耐一下。拔完针,当我要离开的时候,老人家叫住了我说:“李霞,谢谢你!”说完便朝着我深深地一鞠躬,90度的!那一刻,我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为了不影响防护目镜的效果,我极力忍住并抬起下巴防止泪水落下,我也郑重的说了一声:“谢谢,奶奶,我爱你!”这是我收到过的最好最美的情人节礼物,这一声我爱你,敬所有我们的患者,也敬为疫情奉献的人们!

“我是病人请靠后!”

2月8日晚上,原本一个普通的周六夜晚,我却意外地接到一个不普通的电话,去“武汉支援”这几个字在我脑海中迸发。那一瞬间,心里闪过无数个念头:“武汉,我终于要来了。”早在除夕晚上,在得知武汉情况后,就一直想来支援,所以早早地立下了“请战书”再三表明:“我想去武汉支援”在接到电话后我久久无法入睡,想到可以为武汉人民做我力所能及的事情,我长舒了一口气。我有信心有能力也相信能够完成这次任务。辗转难眠一夜,终于迎来了出发,临行前我给妈妈打了电话告诉她我即将支援武汉的事情。我妈妈很平静,只嘱咐注意安全,早日回来。我们第三批杭州医疗队增援的是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光谷院区。

我作为第一批进入病房收治病人的医护人员,感满满。2月10日分我穿好防护服在隔离区待命。2月11日凌晨分收治完第一例患者。在我分管的床位中第一位进来的是一位80后的小伙子。可能是生病的原因,他很虚弱、声音很小。虽然带着口罩但他却在说话的时候用手遮挡住自己的嘴巴,生怕会把飞沫传出来。他说:“我是病人,请靠后!”那一刻我眼眶红了,善良的人不管自己如何总为别人考虑。穿着防护服我知道他无法认出我,我告诉他,我来自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我的名字叫王楠楠。我说:“请你放心,一切都会好起来。我在这里陪着你!”

我虽不强大,但疫情之时我仍愿意用自己并不宽阔的臂膀为你们遮风挡雨,尽自己全力和你们一起对抗病毒。春天终究会来,我们终究会脱下口罩相拥。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护士王楠楠、现支援同济医院光谷院区。

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护士王楠楠、现支援同济医院光谷院区。

“我的遗体捐给国家”

他是一名新冠肺炎患者,1月25日是他入院的日子,也是我们浙江省第一批救援队驰援武汉的日子,医患关系让我们慢慢相熟。整整19天,我们竭尽了所有的治疗手段,也目睹了他病程演变的过程。

他是不幸的。四十出头,年轻力壮,但他却感染了这可怕的病毒,并且从开始略有向好的起色又突发加重,甚至到病危。无创呼吸机参数越调越高,可还是缓解不了他急促的呼吸,血氧饱和度始终维持在82%--86%,这种极度缺氧的状态随时会让他离去。

他也是伟大的。我们无法想象一个缺氧到神志淡漠、痛苦不堪的病人,在最艰难的时刻写下了“我的遗体捐给国家”所有的医务人员看见了这句话都为之动容,被他的无私奉献精神感动。

他也是幸运的。近三天来,我们每个班都有一位同事坐在他的房间门口守护,每个人四小时,不错过任何一次的呼叫及仪器报警,就是为了确保他不再有任何“打击”而加重他的病情。每班的守护今天终于有了好,金银潭医院会他后续的治疗。一我就开始准备转运所需的物品,呼吸机、氧气、抢救用药等。下午不到120急救车停在了指定位置,由浙江医院的胡伟航主任、我以及市红会医院的桂涛三人组成了临时转运小组,在大家的共同协助下顺利将患者转至金银潭医院ICU中。在狭小的120急救车上,近距离面对危重患者,正压通气支持,说实话可能被感染的风险极高。但我们早已让忘却了恐惧,我单手抱两个40L容量的氧气钢瓶全程站立转运,都没有感觉到肩部因反复撞击引起的疼痛。事实证明,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整个转运过程患者都没有发生病情的变化。

最后患者给我们竖起的大拇指,我们觉得一切都是那么值得。

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护士徐燕平、现支援武汉市第四医院(普爱医院西院区)

他们不停地说着“谢谢”

今天是我第一次上白班,穿戴整齐依次进入病房接手病人,把病人按轻重派给每一个小组成员,并交代特殊事项。每位有特殊情况的患者必须亲自到床边查看、询问、安慰、鼓励…早饭来了,两人负责分发早饭,一边分发,一边鼓励他们多吃点,增强抵抗力,才能打赢病毒。患者们都很配合,他们不停地和我们说:“谢谢!”

这里的患者都很是善良可亲,对于我们的到来他们都心存感念,积极配合治疗;他们很无助,有刚生完孩子半月的,全家人都被隔离了;有些前一天还挺好的,后面一天就胸闷气急异常难受…我们的陪伴、鼓励、安抚,很大程度上缓解了他们的焦虑和恐惧。我们感觉自己做得太少,可是一位患者却深深地向我们鞠了一躬,我们眼眶里的眼泪禁不住涌出!我们为自己能在这里而深深骄傲!

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护士王林飞、现支援同济医院光谷院区。

“别把我的病过给你”

昨天上午,到病房发饭。一位病人说:“姑娘,我的药吃完了,麻烦让医生帮我配点”我正准备上前查看,那位病人说:“你离我远点,别把我的病过给你。”说着便把药盒子放到离她很远的小餐桌上。我瞬间泪目,我说:“阿姨,再坚持一会儿,疫情一定很快过去。”

愿每位善良的人都平安喜乐。等到春暖花开,能脱下防护服的那一天,我们给彼此一个大大的拥抱。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医院

医院(Hospital)一词是来自于拉丁文原意为“客人”,因为一开始设立时,是供人避难,还备有休息间,使来者舒适,有招待意图。后来,才逐渐成为收容和治疗病人的专门机构。医院是指以向人提供医疗护理服务为主要目的的医疗机构。其服务对象不仅包括患者和伤员,也包括处于特定生理状态的健康人(如孕妇、产妇、新生儿)以及完全健康的人(如来医院进行体格检查或口腔清洁的人)。最初设立时,是供人避难,还备有娱乐节目,使来者舒适,有招待意图。后来,才逐渐成为收容和治疗病人的专门机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