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泪目,心里就会完全被对妻子的挂念填满,谷飞飞和孩子在一起

2020-02-14 17:46 编辑:小狐

泪目,心里就会完全被对妻子的挂念填满,谷飞飞和孩子在一起(图1)

谷飞飞和孩子在一起

“这就是我们做医生义不容辞的事情”

当时是18 号的中午,到了下午3 点,包括谷飞飞在内的首批8 名支援医生就开始接受相关培训,当天即进入病房。隔离病房内的患者都是经过发热门诊筛查,属于确诊或高度疑似。医生需要负责患者病史采集、选择检查方法,制定治疗方案,甚至包括病情沟通以及心理安抚。工作量相当大。开始工作后,谷飞飞和同事们每天连轴转,忙得连吃饭的时间也要争分夺秒。

心咯噔一下就凉了

1 月20 号,晴天霹雳袭来的时候,谷飞飞正在工作。那天,妻子打电话告诉他,自己出现了发热的症状。谷飞飞当时正在病房,眼前就是新冠肺炎的患者。他形容自己当时的心情,是心咯噔一下就凉了。他知道妻子也是医务人员,平常极有可能接触到相关患者,在这个节骨眼,发热非同小可。他叮嘱她马上做一个CT 检查,等拿到片子一看,顿时傻眼,CT 提示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家里有老人和孩子,孩子甚至还没断奶。他不敢设想要是他们也被感染该如何是好。谷飞飞强行镇定下来,马上安排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家人都做CT 检查。不幸中的万幸,没有其他人感染。

谷飞飞的妻子是长江航运总医院的肿瘤科医生,科室在此之前曾经接诊过一位后来确诊的新冠肺炎患者。他怀疑妻子就是那时候被感染。好在她的症状尚轻,按照当时的治疗意见,只用在家自我隔离。

泪目,心里就会完全被对妻子的挂念填满,谷飞飞和孩子在一起(图2)

谷飞飞在隔离病房

除夕夜和时间赛跑

谷飞飞于是继续留在抗疫一线。到了1 月24 号,按照武汉市的统一规定,病人需要集中,谷飞飞又要和同事们一起将病人全部转运到武汉市医院。他们需要克服救护车少、病人多,危重症患者比例高等各种问题,可以说是和时间赛跑。他还记得那晚的最后一个病人是一位74 岁的老人,病情非常严重,需要一路高流量吸氧。等到了医院门口,氧气已经告急,患者出现血氧饱和度急剧下降的情况。他们火速推着患者进病房,紧急征用呼吸机,又四处找人调试仪器,等到终于将患者从生死边缘拉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 。

那段时间,谷飞飞一直租住在医院附近的酒店里。等到他精疲力尽地回去休息,才想起来除夕的夜晚就这么过去,已经是大年初一。

你要是下来,CT我就不在这儿做了

在家隔离一周后,妻子的病情突然加重。连续两天发烧,最高的时候达到39 度6 。谷飞飞赶紧安排她在协和医院复查CT 。她当时发着高烧,一个人来医院检查。谷飞飞申请好了检查单,准备送过去时妻子却不答应,害怕病毒传染。他只好在隔离病房的三楼走廊上等着她走过来,妻子让他将检查单丢下来就行。两个人四目相对,他发觉妻子瘦了很多,也憔悴很多。他于心不忍,坚持要求出来陪她做检查。妻子坚决不答应,一开始拗不过他,最后说,你要是下来,CT 我就不在这儿做了。他才只能答应。

CT 复查的结果果然不太乐观,病灶已经明显变大。妻子随后开始在长航总医院住院治疗。这以后他去送过生活用品,在隔离病房外两人又远远地见过一面。从那时直到现在,两人就只在电话里见过面了。

孩子好像不认识我了

自从开始支援,谷飞飞就没有和孩子接触过。妻子确诊后,也严格隔离。七个月大的小孩只好强行断奶,由奶奶照顾。有一天奶奶给谷飞飞打电话,说孩子奶粉快吃完了,网上买的一直不到货,必须补充。他下了班急忙去超市。买到奶粉后开车送回家。他只敢把奶粉放在门口,打电话让母亲出来拿。当时他站在走廊里,离家门口大概5 米的位置。母亲开门拿奶粉的时候,将孩子也抱在怀里。这是他进病房以来第一次和孩子面对面相视。让他有些难过的是,孩子好像有些不认得他了。他记得前些时候孩子只要但凡看到他,一定会伸手要抱。哪知道半个月没见,已经开始陌生起来了。下楼的时候他有些难过,可也只能宽慰自己,等疫情结束,一切都会好的。

做了最坏的打算

妻子住院后,谷飞飞每天都会了解她的情况,以他对病毒的了解,这时候不免心乱如麻。他坦言当时心理压力非常大,忙的时候可能还不觉得,一门心思扑在病人身上也不及想它,可一旦稍有空闲,心里就会完全被对妻子的挂念填满。刚住院的时候,妻子非常虚弱,有时候连对话也没有精力。他在病房不上,只能干着急。当时正是疫情爆发最艰难的时期,确诊病人数量和疑似病人数量每天攀升,医务人员感染、牺牲的也不断传来。他甚至做过最坏的打算,就是万一妻子不行了,自己也感染牺牲,孩子该怎么办。想到父母年事已高,谷飞飞甚至开始琢磨孩子该托付给谁。

好在灰暗的心情只是一闪而过,随着四面八方的援助纷至杳来,他开始觉得看到了一线曙光。特别是当他发现其实许多同事都有各种各样的困难,但是没有一个人退缩或者是畏惧,大家真的都是义无反顾。他耳闻目睹,于公于私,都从中感受到了战胜疫情的力量。

我和孩子等你回家

经过一些日子的治疗,妻子的情况终于开始好转了。肺部ct 提示病灶开始缩小。这是最让他感到高兴的。与此同时,2 月1 日,为期两周的支援告一段落,随着第二批、第三批支援人员的到来,包括谷飞飞在内的第一批支援队迎来了换岗休息的日子。他们开始整体移出病房,在指定酒店接受为期两周的隔离。正月初十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谷飞飞笑言,一个人在酒店隔离,一个人在病房隔离,这实在是一个最特殊的纪念日。

2 月14 日情人节,不出意外,也是谷飞飞结束隔离的日子。他准备当天要好好和妻子聊聊,多鼓励一下她。他笑,太肉麻的话应该说不出口。能想到的只是说:“你好好养病,我和孩子等你回家。”

文字: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协和医院宣传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妻子

妻子是男女结婚后,女方的称谓,与丈夫相对应。中国古时对他人称自己的妻子多以拙荆或内人来称呼,进入现代后,则出现了书面与口语两种说法。不同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叫法,口语最常见的有老婆、太太。

相关推荐